©Claire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泰辰】情书

现实向 OOC 勿上升真人

生贺 虽然有点丧 

北辰视角 可能之后会写阿泰视角吧

北辰阿泰要开心呀



【1】

辰鬼正在准备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准确说,是一场盛大的落荒而逃。


起因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表白。



【2】

飞机在空中只留下一道平滑的弧线,夏日里翻腾的暑气萦绕四周,古老的欧式教堂在碧空下格外显眼,身边张口闭口满是随性轻快的英语,仿佛连空气都盈溢着陌生的味道。


此时辰鬼才真正感受到,自己跨越了一万多公里,孤身跑到了这个人地生疏的地方。


荒唐得难以置信。



【3】

一路上的车司机倒是热情,一口半生不熟的中文竟也有几分亲切:“小伙子一个人来旅游吗。”


辰鬼点点头,愣愣地扒着车窗,城市的轮廓随着逐渐临近一点点凸显出来,高楼大厦层层叠叠,和上海不尽相同。


阳光照进来有些刺眼,辰鬼眯着眼睛笑:“突然就想出来走走。”


无比任性。


事实上这样的任性并不是没有过,只不过,是当年,在当时。


当时啊,当时他还志得意满,皮起来天不怕地不怕,至于未来前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完全懒得想。


拿了冠军是个意外,然而更意外的是之后。仙阁像一个传奇,可惜这个传奇的落幕快到让他猝不及防。


于是他跟着离场了,闲来无事翻评论的时候他想,哪有那么多情怀,他只是不想再冒险了而已。


他其实是挺怂的,寒夜一点也没说错。



【4】

拖着行李箱走在人行道上,辰鬼自觉颇有几分流浪诗人的狼狈。


小道弯弯斜斜通向酒店,两侧爬满不知名的绿藤,天空蓝的像大海,连带着心里也舒坦了几分,几朵闲云随性地飘荡,他不由得放慢了脚步。


加拿大的夏日也不负雪国的名声,热烈的阳光下依旧冷风阵阵,辰鬼被冷的一哆嗦,不禁想起某个人。


某个很少再被他提起的人。


其实成都和这里并不像,至少夏日里,成都热的诚实。


阿泰和他都是耐不住性子的人,一天天闲着没事便往外跑,很快就吃坏了肚子。


他打着点滴在医院的长廊里睡着,迷迷糊糊中看到有个人给他披了件衣服,还体贴的裹住他发凉的双手。


生着病焉了吧唧的他不自觉往热源处靠拢,那人像是愣了愣,但又很快收拢了怀抱。


等他醒来发觉阿泰正坐在一边打游戏,一边对着屏幕戳戳戳一边嫌弃地吐槽:“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弱。”


那时他想,果然是病糊涂了吧。



【5】

再醒来已经是午夜,四周静悄悄的,突然不知哪里的流浪汉一声:“F**k the life。”的怒吼划破寂静。


辰鬼仔细想了想,生活确实挺操蛋的。


反正不会如你的意就对了。


微博上粉丝还在孜孜不倦地私信他鼓励表白,置顶的树洞下有人问:“辰鬼大大出去玩开心点了吗。”仿佛没有人对他不负责任的出走感到愤怒。


他有些抱歉,回了句:“谢谢。”


可惜词不达意。


他知道自己还算是个挺幸运的人,粉丝甚至队友很多时候都不自觉地迁就。


官博说他暖心可爱,然而他向来不觉得自己乖巧,甚至有些凉薄。


说来可悲,他是真的想毫不留恋的离开。毕竟不负责任的逃跑多开心啊。


但阿泰不一样。


辰鬼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。天刚蒙蒙亮,微弱的光透着窗帘钻进房间,整座城市渐渐开始运转,而他在壳里,在安全地,安静地缩着。



【6】

没有做攻略的后果就是漫无目的地到处走走停停,辰鬼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懒洋洋地想,这样自由散漫的生活简直让人心动。


几个外国小朋友不小心把球踢到他这里,他笑着踢回去,小朋友对他的存在有些好奇,却又不敢上前,他从口袋里扒拉出几颗糖,随手分给了他们。


悠闲而又温柔的快乐啊。


多久没有过了。


离开加拿大的时候他登上微博小号发了一张照片,圆圆的肥皂泡晃悠着上升。阳光反射在上面,隐隐的映着一道彩虹。


再一次坐上飞机的辰鬼,终于开始思考,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出走。



【7】

巴黎弥漫着被渲染的浪漫情调。


辰鬼咬着手上的冰激凌,站在桥上看游船缓缓开过塞纳河,溅起一大片涟漪,水波渐渐荡开又归于平静。


夕阳刚落下,半昏半明的天色显得整座城市有些神秘。四周的路灯亮起来,倒影在塞纳河上,破碎后归于完整。


身边几个法国女郎对他眨了眨眼睛,他微笑点点头,依旧靠在栏杆上放空。他是真的挺懒的,不止一个人说过。


但最喜欢说他懒的是阿泰,细说来他自己都记不清多少次因为睡觉放了阿泰鸽子。


而阿泰每次在被放鸽子后日常炸毛,再哼哼唧唧继续约他。


辰鬼支着脑袋看天色一点点暗下来,直至只剩下一轮弯月孤零零挂在那里。


他不像官博说的暖心可爱,阿泰也不像粉丝说的那样大佬。


甚至有时候辰鬼觉得,像阿泰这样脾气急却真心对人好的人,该比他温暖多了。


他吃完最后一口甜筒,拍掉手上的碎屑,插着兜往回走。


不自觉的,他会去羡慕叱咤风云般的泰神。


可能阿泰自己也会羡慕这样帅气虚假的人设吧。


反正都是假的,谁把谁当真呢。



【8】

回房间才发现手机上太多信息,直接卡在了界面。


辰鬼随意瞥了两眼,俱乐部的一些事情和寒夜的日常吐槽,少见的连无痕都来询问他什么时候回去。


只是里面没有阿泰的信息,一条都没有。


辰鬼戳了戳那人万年不换的头像想,劳资不就是没回复你直接跑路了嘛,至于连关心都不关心一下嘛。


生气生得他自己都莫名其妙。


倒在床上辰鬼开始想那个着实把他吓到了的表白。


再正常不过的一天,再正常不过的时间,再正常不过的他和不正常的阿泰。


解说完比赛出来照例被粉丝围住,他双手合十感谢他们不离不弃。


耳边是大家一如既往的“辰鬼大大好帅” “加油小辰鬼”,他不知道怎么回应,甚至有些疲乏。


他向来觉得自己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只是这些不求回报的喜欢,干净的让人不敢染指。


送走粉丝往回走,转角处立着一个人,黑色的卫衣像黑夜里的保护色。他没什么好奇心,只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前。


很快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:“鬼哥。”


辰鬼是真的惊讶了:“阿泰?今天你们没比赛,你不用训练的吗?”


那人站直了身子,朝他笑,嘴边的酒窝若隐若现:“我来找你。”


天桥上只两两三三走过几个路人,晚上倒是不怕被认出来。


辰鬼双手一撑坐在天桥的围栏上,桥下汽笛声不绝,夜晚的城市依旧在不停运转,速度快得他抓也抓不住。


他毫无情调地想,多么繁华又虚伪的都市呀。


无聊地摆着双腿,辰鬼歪头:“啥事呀,还要跑出来说。”


逆着光的阿泰显得多了几分深沉,那人偏着头不看他,局促地伸手进口袋像在掏烟,辰鬼耐心地等了很久,等到他眼见着天桥上走过八对情侣后,才等来一句:

“鬼哥,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呗。”


吓得他差点从围栏上掉下去。


之后的事情很简单,他顾左右而言他,逃也似的上了车,足足把自己演成了一个被告白后不知所措的高中生。


坐上车后他回头看,阿泰还站在原地,嘴角叼着烟,星星点点的火光在暗幕下忽闪。像极了他追逐着却求而不及的光。


可谁会真把日子过成诗呢,至少他不会。


后来他仔细想了想,他连自己的人生都过得稀里糊涂的,又要怎么去负责另一个人生呢。



【9】

站在蒙帕纳斯塔上俯瞰巴黎全景,他又想到了在飞机上看的电影。


一部很老的片子,王家卫的春光乍泄。


男主似遗憾似悔恨地望着瀑布:“我终于来到瀑布,我觉得好难过,我始终认为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。”


他半梦半醒间关掉屏幕,迷迷糊糊地思考自己在尼亚加拉瀑布前,想了些什么。


睡着前一秒他终于想起来,当时瀑布溅起的水珠滋的他有些冷,于是他头也不回的跑去了最近的餐厅。


啊,真是一点都不美好的记忆。


也一点都不浪漫。


身边一对中国情侣拜托他帮忙拍照,他蹲下身按快门,两人依偎在一起,配着堪堪将落下的夕阳,和一望无际的天际线。


干净而温馨。


让他开始想念可以汲取温暖的地方。



【10】

小羽拿快递时顺便把他一堆签证收了。


看到澳大利亚,小羽好奇地问他:“你跑去一个正在冬天的国家干啥?你不是怕冷嘛?”


他耸耸肩没说话,总不能说是因为一部电影吧。


这么浪漫随性的事情真不适合他。


高中假日里他在家里翻到一部老光碟,抱着抱枕坐在电视机前,看着长泽雅美在屏幕那头,低声问:“我们真的能去那里吗。”


男主角信誓旦旦的回答:“一定能去的。”


最终女主还是倒在了机场冰冷的地板上,男主带着现女友终于来到那个传说中的世界中心,把手里的骨灰撒在了艾尔斯岩的风中,而小岛上那个剪影般笑得坚强的女孩一遍遍闪过他的眼前。


他到底也想自己去看看,哪怕身边再没有任何人。



【11】

真正的旅途自然没有电影中简单,辰鬼抛弃了悉尼歌剧院,心形大堡礁,直奔乌鲁鲁。


道阻且长,但真正的艾尔斯岩出现的时候,他还是震惊于自然的伟大。


人类的七情六欲在这里显得无足轻重。


他突然明白了女主为什么执意要来这里,女主留在世间最后一盘磁带在他耳边回放:“我所深爱的你,如果有日我离你而去,请你把我的愿望实现,然后好好的愉快的生活下去。拜拜。”


他躺在帐篷外仰望漫天繁星,突然很想哭。


他想,如果,只是如果,他们能在这里相遇,他和阿泰,他和他自己。


那他便拿出全部的勇气,像电影里的少女一样。


飞奔着跑向那个人。


当然,

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。



【12】

回上海前辰鬼想了想,还是去了一趟厦门。


很多年没有回过这里了,阿泰在知道他是厦门理工毕业后曾经邀他一起回去。不过被他拒绝了。


大概是近乡情怯罢,只是那个“乡”是自己所谓的青春。


现在却仍旧回来了,来这个地方进行一场毫无仪式感的道别。


学校是个年轻而庄重的地方,教学楼墙壁上刻着洗不去的岁月。树影斑驳,阳光耀眼得过了头。


辰鬼缓慢地,懒散地,满不在乎地,走过当年的过往。


卡夫卡说:“你唯一能逃避的,就是这逃避本身。”


他深以为然。


操场上依旧是成群的男生在打篮球,路边走过几个学妹在指指点点,小卖部卖的仍是两三块钱的面包饮料。


他倚在一边看了很久,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。


他大概不会再回来了。


漫不经心走过一条小径,路中间被一颗大树的树冠笼罩,阴影下显得几分阴凉。


辰鬼走过去,卸力靠在墙上。抬头是图书馆,窗边站着的男女让他想到电影情书里的柏原崇。


女主在雪地呼唤:“你好吗?” “我很好”


而他也在心里暗自发问:“你好吗?”


然后又听到了熟悉的称呼:“鬼哥。”



【13】

震惊之余,辰鬼都佩服自己竟然开始思考,他把回厦门的事情告诉了哪几个人。


眼前的人看着他一言不发,他没什么开口的兴趣,相顾无言也挺好。


这个剧情有些眼熟,辰鬼想,当他数到第三个知道他来厦门的人的时候,阿泰终于开口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上海?”


辰鬼翻了个白眼,难道他还能真跑路不成:“过两天就回去了。”


阿泰走过来,和他一起靠着墙壁发呆,天挺热的,一个人不觉得,两个人满头大汗在这里装深沉其实傻了点,辰鬼先忍不住起身走了,阿泰在后面默默跟着他。


辰鬼停了下来,转身看他,一句“你想干嘛”就在嘴边,但还是忍住了,爱咋咋地。


等他跑去书店买了那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阿泰仍在一边看着。他俩很少有这么沉默的时候,哪怕是心情不好另一方也会试图安慰,更何况沉默不语的阿泰本就少见,但辰鬼不知道怎么开口,是说对不起你值得更好的,还是我一直都觉得我们是兄弟。


又或者是,像某个诗人说的那样“一生中该有一次,为了某个人而忘记自己。”然后顺理成章地答应那个现在回过头都觉得荒唐的表白。


他任性地想,反正你不开口,我就当没听过了。


回程的飞机上,他翻着新买的书,书上说 “对我这样心灵受过创伤的人来说,只有幽暗与寂静最为相宜。”


他默念:只有幽暗和寂静最为相宜。


身边一只手合上了书本,阿泰到底是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举动,辰鬼实在懒得再和人大眼瞪小眼,扔了书转头看窗外,澄澈的蓝天,密布的白云,柔软地让人想跳上去滚一滚。


身边的人终于开口,嗓音低低地像是哑了,一万米的高空上表白显得浪漫又滑稽,而他无从得知阿泰为这第二次表白犹豫了多久,又经过了怎样复杂的思考,他只听到那人读了一段他在离开世界中心时,发在微博小号上的话:“我对这幕人生悲喜剧无穷的演变,又是陶醉又是恶心。”这话突兀又颓废,不像是泰神会说出口的语调。


但那人继续说:“我陪着你。”


嘛,上海到了,是个万里晴空。


他点点头。


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 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——沈从文


*长泽雅美主演的电影《在世界中心呼唤爱》

*澳大利亚的乌鲁鲁被当地原住民误认为是世界中心

*《追忆似水年华》为电影《情书》男主转学前交给女主的一本书

*徐志摩“一生中该有一次,为了某个人而忘记自己。”

*发在微博小号上的话出自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

*最后一句出自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情书

标签:泰辰kpl
热度: 81 评论: 27
评论(27)
热度(81)

所有产出勿转出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