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Claire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泰辰】手写的从前

《求婚大作战》的梗,预选赛结束后莫名觉得适合泰辰,结果断断续续放假了才填完。

写地羞耻到想删文(。

阿泰视角 其实是双向暗恋

今天和奶茶太太面基后觉得自己又有苟下去的动力了哈哈哈哈。




【一】

冬天的上海一点也不可爱,阿泰整个人埋在床里抱怨。


既没有漫天飘雪,也不像厦门那样温和。


风在窗外呼啸而过,阿泰像感应到寒冷般抖了抖。手机微信声响起来,粗粗扫了一眼是一条他等了一晚上的消息:

“下午两点十五,航班号CZ6506”


他把头继续埋回被子里,深深地,叹了口气。




【二】

阿泰其实仔细思考过他和辰鬼的关系。


虽然不甘心但又不得不承认,他在辰鬼心里远没有那么重要,或者说,更直接一点,根本谈不上所谓喜欢。


只是普通朋友吧他想,到最后沦为只存在于朋友圈的朋友。


但还是不甘心。




【三】

犹豫的思前想后,赶到机场只能对着已经起飞的航班安慰自己“遗憾也是一种美”。


机场明晃晃的禁烟标志打断了他刚点燃的烟,满心口的烦躁无处抒发,无痕的短信偏偏又在这时候挤进来:队长可能想退役离开了吧。


到底是意难平。


想起辰鬼面不改色的说是朋友是好兄弟的时候,想起自己小心翼翼无处安放的心思。


只是这样的喜欢该是困扰的吧。


但如果再有一次的机会,他至少会选择说出口。


阿泰认真地想。




【四】

仿佛是神收到了他的祷告。


阿泰眨眨眼努力消化眼前的事实,周围人滑稽得静止不动,一个穿着稀奇古怪的男人故弄玄虚问:“想去改变吗小子?”


阿泰发誓,如果不是周围一切让他反应不过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拳揍上去,男人握着礼帽在他周围绕了一圈:“世界上没有比爱更难的事了”


说罢笑着指了指手里一张照片:“你喜欢这个男孩子,想和他在一起?”


阿泰下意识地点头:“嗯,所以您是机场工作人员吗?”


男人划着手机屏幕,答非所问:“支持你们在一起的粉丝挺多的嘛,照片也这么多就很好办了。”


“嗯…所以您是工作人员吗?”


男人并不看他,也不回答:“就从这张开始好了。”


屏幕上是一张阿泰没见过的合照,准确说比起合照,更像是无意中的抓拍,照片里辰鬼比现在稚嫩的多,和几个男生走在校园门口低着头,学生气十足,而他在远处骑着车疾驰。


可以说是毫不知情的缘分。


男人用礼帽抵着下颌:“你后悔吧?后悔没说出来自己的心意吧?”


阿泰不明所以地点头。


男人继续说:“那就去做啊。”


???


“回到过去,把这张照片之前的时间,毫无遗憾的重新来过。”


阿泰张了张嘴没出声,男人像想到了什么,拿礼帽在手心轻敲两下:“啊!对了,时间是有限制的,有限利用还是白白浪费就看你了。”


说罢帅气又好笑得一甩头发:“好了祈祷吧。”


而被像提线木偶般摆弄的阿泰忍不住怒吼:“你到底是谁?!照片又是什么?”


男人逆着光站着,偏头一脸正经:“我是妖精。”


咩???????


“所以说你到底要不要回去改变?!快祈祷!”


嘛,反正试一试也不亏,虽然祈祷的造型奇怪了点。


随即突如其来的强光照得他睁不开眼。




【五】

出发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回到过去的阿泰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。毕竟是还没有相识的时间,对辰鬼表白只可能会被当成神经病赶走吧。


来场浪漫的邂逅吧,泰神想。


内心幻想的第五十八个邂逅场景被一一否决,阿泰蹲在厦门理工大学门口思考人生。


熟悉地垫脚跳路过面前,他“蹭”地一下站起来:“鬼哥。”


自然是没人理会的。


辰鬼好奇地偏头,又很快被身边人的话吸引了回去:“答辩终于结束了,今天晚上去哪吃呀?”


“海底捞呗。”


“好,叫上老三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偷偷跟在后面的阿泰被宿管大爷拦了下来,撇撇嘴想:不让我进宿舍还不让我跟去海底捞嘛!


一群大男孩吵吵闹闹显得尤为显眼,阿泰坐在邻座,背后是辰鬼喝了假酒一样的膨胀:“看我把你们都喝倒。”


“少来了就你这破酒量。”


“说起来你还不准备答应级花嘛?人家可巴巴追了你三个月呢。”


是他不了解的属于左斌的过去。


是还可以幻想未来的过去。


阿泰努力向后凑,半个身子离开了座位,辰鬼醉醺醺地说:“谈恋爱也要等先找到工作呀。”而阿泰不负众望的从椅子上掉了下去。


伴随着一声重重的“扑通”和服务员的轻呼,辰鬼的目光落在侧翻的凳子上。地上的人揉揉摔疼的腿,直愣愣的盯着喝到双颊通红的少年脸上,少年干净温和,对他礼貌的微笑带着暖意,阿泰仍傻坐着,直到服务员把他扶起来。


没有搭话的理由呀,阿泰想,总不能说是学弟吧。


继续否决了脑内的六十七个搭讪想法后辰鬼已经走了,座位上遗留的钱包像灰姑娘的水晶鞋,等着王子带着它找到属于自己的爱人。一路疾驰的王子匆匆赶到学校门口只来及看到辰鬼低着头的笑颜,十二点的钟声响起,照相机的快门按下,熟悉的强光将他拉回了机场。




【六】

和妖精对视了五分钟换来一声长长的叹息:“你以为让对方对你留有印象就能改变人生吗?!”


阿泰呆愣地盯着屏幕上的照片:“他回头了?真的变了?他在看我?”


照片上辰鬼回过头对着他笑得温和,显然是看到了赶去送还钱包的他,阿泰眨着眼睛自我理解了一会,突然泄气:“可是我们都没认识,什么都做不了吧。”


妖精冷笑了声:“人类果然擅长找借口啊,这就是你的最佳表现了吗。”说罢转身准备离开。


“不,拜托让我再回去一次。”阿泰上前两步挽留。


妖精没回头:“不可能的,同一张照片不可能回去两次。”


……


“???不同的照片就可以吗?”


妖精懒洋洋扔了个手机给他,下张照片是初次见面。


辰鬼和他拍中单的王者荣耀宣传片,各种不自在,拍完视频又被拉着拍这张所谓的宣传照,两人不够熟,只能尴尬地并肩站着,连肩膀和头的偏向都靠着摄影师一一矫正。


是遥远的当年呀。




【七】

曾经有粉丝评价阿泰像芦苇,倔着不回头,被压弯了也要硬撑着竖起来。


当时他深以为然,以为自己会这么一直倔着走下去。


第一次穿越回厦门,更像是准备不充分的玩乐,回到这个年轻的俱乐部基地,他开始认真思考,过去之于他究竟该如何定义。


当年浑浑噩噩度过,现在回想起来也多了几分不舍。


四爷的敲门声打断了胡思乱想:“今天联盟的拍摄别忘了。”


当时的拍摄流程是死活想不起来的,见到辰鬼的阿泰成功开始了紧张。


辰鬼仍是礼貌疏离的笑容,点点头却迟疑了两秒,在阿泰以为他会说什么的时候,又转头和工作人员聊起了剧本。阿泰像坐了过山车般的心情还没来得及平复,被身边的猫神的一声:“xq的阿泰是吗?幸会。”吓得跳起来。


你这个人有毒,阿泰内心腹诽,表面也只能维持着标准微笑:“你好你好。”


联盟安排的台词中二到让阿泰这个中年芯子羞愧捂脸,在二十三次NG后终于结束了折磨。


阿泰歉意地挠了挠头,辰鬼对着他笑笑:“好像还要去拍宣传照。”


阿泰抿抿干涩的嘴唇,第一次发觉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的无力:“鬼哥,不,辰鬼,要不我们加个微信呗?”


辰鬼毫不犹豫地点头:“好呀。”


像被鼓励了的泰神小心翼翼试探:“你记不记得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吧?”


是烂透了的搭讪桥段。


辰鬼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改备注,听到这句话倒是笑着抬头:“你也这么觉得吗?我还以为是我认错人了。”


此时的阿泰正努力偷瞥已经改好的备注,看到简单的“阿泰”两字郁闷地撇了撇嘴。偷窥的眼神被逮个正着,阿泰对上笑盈盈的视线失了神,半晌才支支吾吾说:“我之前一直在厦门,鬼,辰鬼你是不是去过呀。”


“我在厦门读书呀。”


……


聊到去拍宣传照的路上已经是可以勾肩搭背的熟悉程度了,阿泰勾着辰鬼的腰对摄影师比了个耶。


被强光吞噬前他想,这样的初遇也不赖嘛。




【八】

被一个响指打回成都的阿泰发现自己正坐在飞机上,身边还有一个睡的头一晃一晃的暗恋对象。


眼见辰鬼撞上了机窗,迷迷糊糊地揉了揉额头上撞出来的红印子就要继续睡,阿泰塞了个靠垫给他靠着,意识不清醒的辰鬼嘟囔了句谢谢,蹭着靠垫睡了过去。


阿泰倒是了无睡意,歪着头看暗恋对象睡的昏天暗地。辰鬼睡颜像本人一样乖巧,手抱着靠垫软糯地嘟嘴,随着飞机轻微地晃动小幅度往下滑。


像被蛊惑般伸出了罪恶的手,手感和想象的一样好,暗戳戳捏了一会才发现人被他捏醒了,正呆呆看着他。


阿泰尴尬地咳了两声,假装没事般收回了手:“那啥你脸上有脏东西。”


辰鬼揉揉眼睛,含糊不清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
下飞机的辰鬼依旧是没睡醒的状态,阿泰生怕他跟丢又不好意思拉手,只能扯着人的衣带子往前走。


被造型师折腾了一圈终于是清醒了,辰鬼整个人歪倒在沙发里刷手机,几个熟悉的工作人员跑来要签名,辰鬼笑着应和了几声,好脾气地拿过一叠照片。


于是等阿泰换好衣服出来,辰鬼依旧在低头签字,职业选手修长的手指握笔也显得秀气,长长睫毛在他心里投下一片阴影,辰鬼向来是好看的,难得穿西装却像青涩懵懂的少年,干净又秀气。


像感应到阿泰的目光,辰鬼停下动作抬头看他,上下审视了一番对着他笑:“泰神今天帅气呀。”


阿泰还没来得及得瑟,辰鬼继续啧啧嘴:“就是胖了点。”


立刻被一个大型生物扑倒在沙发上,辰鬼笑得声音都变了调,身上的胖子反手抓着他的手臂去挠他的痒痒肉,左躲右闪还是被这人牢牢桎梏着。


闹腾了一阵身下的人连声讨饶,阿泰凑近了笑:“你还说不说我胖了。”


辰鬼脸笑的羞红,眼角漫上一层水汽,微红的双眼显得有些可怜:“不说了你快下去。”


自知把人惹恼的阿泰,直到一堆人打打闹闹去聚餐依旧没能找到搭话的机会,喝酒都显得心不在焉。辰鬼倒是爽快,和厦门时一个样,叫嚣着自己一杯一个小朋友。


事实上他私心里更喜欢这时的成都,没有后来的物是人非,也不是第一届的懵懂无知,只是两个打闹着跌跌撞撞行路的少年,支持着并肩向前。


当然,喝的爽快的后果是被人扶着出门,回酒店路上的辰鬼依旧不安分,亮晶晶的眼神傻里傻气对人笑,嘴里叽里咕噜说着听不懂的话,晃晃悠悠地就要倒在地上。


夜晚的成都小路上只有昏暗的光,辰鬼润了润干涩的唇眨着眼睛突发奇想要数星星,阿泰扶着人站正,身边的酒鬼开始笑着数数:“一,二,三……”


过了好一会,等到只剩下风声呼啸着穿过弄堂,等到月亮也往上升到了另一边,等到稀薄的云层遮住了星星,阿泰才想起要开口:“鬼哥,要不你就嫁进xq呗。”


回答他的只有沉沉的呼吸声和倒入怀里的心上人。


阿泰轻笑着收紧了怀抱,自说自话勾起那人的小指。虔诚又温柔地,亲吻着那人的眉心。


像他在心里无数次幻想的那样。




【九】

被队员主持人隔开的阿泰只能瞄着辰鬼的侧颜,那头辰鬼被几个问题逗得笑弯了眼睛,阿泰眨眨眼睛在心里感叹我鬼哥笑起来真好看。


定在辰鬼身上的视线被队员提及的“泰辰cp”吓得收了回来,再看过去才发现辰鬼也在看他,沉默地在众人面前对视有种偷吃糖的满足感,阿泰抿着嘴笑出了酒窝。


“你不知道阿泰和谁都是cp。”再听到这句话还是想掐死狂人,阿泰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及时拦住这个搞事情的混蛋,只能极力撇清:“没有的事没有的事。”辰鬼倒是没什么反应,对着阿泰笑了笑,转头开始把弄话筒。


成都的八月更像是一个巨大的蒸架,把人来回翻烤。两个脱了西服的人自在的多,左手一根烤肠右手一杯奶茶,硬把出差过成了度假。辰鬼嘴里鼓鼓囊囊地嚼着东西,眨着眼睛听阿泰天马行空般胡扯,闲暇的时间总该是轻松又欣喜的,耀眼的阳光照在小松鼠一样的人身上,只添了几分暖意。


偶尔吹来的风也是滚烫的,烫的人心里痒痒的,阿泰胡乱擦着头上滴下来的汗,鼓足了勇气开口:“鬼哥,我……”


“你好,是辰鬼阿泰吗?我是你们的粉丝,可以拍张合照吗?”


辰鬼咽下烤肠点头:“当然可以啦。”


阿泰急忙拉住辰鬼的袖子,对上辰鬼疑惑的眼神:“鬼哥,我喜……”


强光把人拉回那个机场,妖精看着刚回来的人问:“你回去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
“想把心意告诉他,改变现在的结局。”阿泰少见的认真。


“所以,迄今为止,你做了什么呢?”妖精嗤笑了声“明明有那么多机会,你在做什么?以为仅仅改变了相遇,改变了初次见面,在醉酒的时候表白偷吻就能改变现在的结局了吗?”


和粉丝的合照变成了他扯着辰鬼的袖子的样子,嘴形的“喜”字呼之欲出,却仍旧没能将心意传达出去。


是挺怂的,差劲的像重来之前一样。


阿泰低着头沉默,妖精耸耸肩:“嘛反正,你自己去看接下来的照片吧。”


下一张照片很眼熟,他曾经偷偷打印出来放在房间里,仙阁和xq的最后一场比赛,握手时辰鬼被他抱在怀里,笑容尴尬眼角还泛着红。阿泰抬头质问:“不对啊,我记得冠军杯后还有很多合照的,为什么直接跳到这里了?!”


妖精只反问了句:“那你要不要回去呢?”


要不要去呢?




【十】

有时候阿泰会想,那次被粉丝们称为由他亲手送仙阁走的比赛,到底带来了什么。


闲暇时甚至会思考,是否当时的结局不一样,接下来的剧情也会不一样。


休息室里少见的安静,向来闹腾的玛雅也只安份坐在一边打游戏。阿泰刷着手机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。


他很清楚辰鬼不会因为比赛而留有芥蒂,这把辰鬼瞧得太小家子气了,这样的担心太过多余,只是他偏偏又不敢赌这未来。


台下的粉丝几乎是在撕心裂肺地喊仙阁加油,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比赛对仙阁而言意味着什么,辰鬼仍是带着笑,对身边的无痕耳语几句,两人笑作一团。


仙阁队内氛围轻松的多,xq却像要面临降级般凝重。


对面的士气太过低落,辰鬼担心地看了眼阿泰,想说没关系这至少也是个结局,又想说放开打啊兄弟,阿泰正低着头发呆,而他也只能自嘲地笑笑,该说再见了。


比到第二局阿泰只想摔手机,比什么赛,不如两个队长私奔去结婚。


他放缓了节奏甚至想要放水,等待复活的时间正适合注视对面的人。仙阁要输了,他很清楚,他也知道自己作为队长不能对自己的队员不负责任,辰鬼从容地面对将要降级的命运,而阿泰在进退两难中仍旧选择了进攻。


或许那个稀奇古怪的妖精说的没错,他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
握手时他还是紧紧抱住了辰鬼,辰鬼不留痕迹地挣了挣却没挣开,阿泰听见这人带着笑意地打气:“加油呀泰神。”


想表白终究还是沉默了,不敢开口的心意,他留不住的辰鬼,未来的一切他并不无辜,这场轰轰烈烈的暗恋结尾,早从开头已奠基,重来一次只让他看得更清楚罢了。


他清楚地看到无法相交的未来。




【十一】

再回到机场的阿泰显得有些颓废,自顾自地无言,和前几次回来的斗志昂扬大相径庭。


妖精问:“是不是觉得一切都白费了?”


阿泰看见自己的影子被映在光滑的地面上:“什么都改变不了吧。”


妖精冷笑,语气带着微微的怒意:“下张照片是最后一张了,你不要让我后悔曾经给过你机会。”


仿佛只会被动地接受,阿泰接过手机看到的是录五军对决后他们的合照,那时辰鬼在镜头前笑得灿烂,而他也以为辰鬼会转会继续在舞台上发光散热。


现实对着他啪啪打脸,而他现在所后悔的也只是没能将心意告诉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少年。


毕竟在一起有多难,他想。


“你要什么你和我说。”辰鬼笑着问他。


刚穿回来听到暗恋对象这句话,阿泰一个“你”字差点脱口而出。辰鬼皱眉以为自己没听清,凑近了些“嗯?”了声,阿泰脸上一团奶油粘粘乎乎,倒不知怎么起了皮的心思,按住人的后颈凑上去,蹭上奶油又想咬近在眼前的耳垂。


肉肉的,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人的脸颊一样软。


但辰鬼立刻躲开了,接过狂人递来的手纸给他选了诸葛亮。


只留下红透了的耳根像在给阿泰信心。


懒得理会录影完跑来调侃的老帅和四爷,急着表白的阿泰在休息室找了一圈才发现门外角落里的无痕和辰鬼。


辰鬼背对着他站着,手搭在窗台边看外面叽叽喳喳的麻雀,无痕靠在墙上侧着身。


对话却没有这么轻松。

“你想好了吗?”


辰鬼的声音被窗外的风吹散在墙角:“我是不想继续了。”


“刚开始打职业是因为好玩,现在好像什么都变了。”


“你说这么潇洒的跑路是不是也很帅气了。”


说完拍了拍无痕的肩:“转会了加油呀,你再这样真的要变成老父亲了老无痕。”


无痕笑骂他:“去你的吧。”


两人说着就要走过来,阿泰抢先一步走回休息室。


他想过很多种辰鬼离开的原因,独独漏了辰鬼自身的意愿。


如果是辰鬼自己要走,他要怎么挽留。


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把人留下来,留在这个辰鬼已经不留恋的地方。


果然还是困扰吧,这自说自话的喜欢。


算了吧他想,就这样吧。


何必非要在一起,非要求一个不存在的缘分,就像他错过的送机,最后见面机会,错过了就错过了。


这样真的挺好的,他对自己说。


最后一张集体照阿泰站在辰鬼身侧,镜头前辰鬼坦然温和带着明媚的笑意,而阿泰低着头,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。


再见吧。




【十二】

睁眼入目的天花板很熟悉,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,是在他基地的房间里。


手机上显示着早上八点,微信突兀地跳出“下午两点十五,航班号CZ6506”的消息。


身边传来男人不可一世的声音:“真是笨蛋呢。”


阿泰扔了手机趴在床上:“是啊。”


妖精倒没有再指责他,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张椅子上摆弄着帽子笑:“人类的感情啊,不是穿越回去的几个小时所能改变的。”


阿泰埋在被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应答,妖精起身作别:“回到这个时间点,算是我给你的礼物,去向他诉说穿越了这么久一直没说的想法吧。不管怎么说,加油骄傲地走下去,再见了。”


机场里人潮涌动,辰鬼简简单单的白色卫衣在人群中依旧显眼。


阿泰喘匀了气叫:“鬼哥。”


辰鬼抬头,惊讶地挑了挑眉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阿泰对他笑,逞强着不让声音发抖:“我喜欢你,鬼哥。”像人声鼎沸的机场顷刻间安静了,辰鬼愣在原地,阿泰眨着眼睛用力笑:“我是真的很喜欢你,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,我听说你不想再继续了,我知道现在说出来不合适,你也不用为这件事抱歉,我只是……想告诉你而已。”


辰鬼张嘴想说话却被阿泰打断:“总之,过得开心点。鬼哥。”


没有给辰鬼任何回答的机会,转身离开。


显示屏上提示航班的最后办理登记时间即将截止,辰鬼却依旧没有动作。


他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对阿泰的感情,也知道阿泰一直没开口的喜欢,只是他习惯了缩在自己的安全区里。


像个寻求保护的孩子,不敢往前踏出一步。


而阿泰的温柔藏在狂傲和笨拙后,细细密密地包裹着他。


他却决定了不回头,单方面选择了离开,丝毫没有给过这看似荒诞却执着的感情一点点回应的机会。


辰鬼扶着额头自嘲,对周围的悲欢离合视而不见。


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不要等到日子过去了才找出它们的可爱之处。”


辰鬼才发觉周围的嘈杂声消失了,只剩下一个男人走到他面前感叹:“有个傻子,为了说出心意一次次回到过去,改变了相遇的过程却改不掉应有的结局。”


“要不要改变这个结局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。”


联盟负责人在电话里问他:“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转型解说?”


辰鬼听着那头被风传来的期许,半晌:“好。”




【十三】

出机场才能发泄席卷而来的心酸,阿泰一个人走在路边踢着石子。


下午的阳光过分晃眼,阵阵寒风又刺得人皮肤生疼。他紧紧裹着衣服仍旧抵挡不住钻进衣领的寒意,眼睛里酸涩难耐,被吹地不停眨眼。


阿泰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懒洋洋往基地走,反正总能走到头。就像他已经能坦然接受已经是悲剧的一场暗恋。


小区的灯在灰色的天空下显得毫不起眼,天色还没能全暗,月亮却早早升起来,阿泰依旧走得缓慢,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对着熟悉的小区拍了张全景照。


俱乐部门口是一个熟悉的人影,行李箱被当成移动座位。那人正低着头刷手机,和往常一样渲染着月色的温柔,听到他回来的动静,辰鬼抬头对他笑:“阿泰。”


雾散去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求婚大作战》算是很喜欢的一部日剧吧,男主虽然有些优柔寡断但莫名喜欢他一直努力着改变的勇气。

大体来说是通过照片穿越回去,一张照片能穿越一次,穿越回照片之前的时间,一直到拍照的时间点,相机按下的同时男主也从过去回到了现在。

大概是一次次回去改变但又教人要把握当下的故事,总之,北辰生日再见啦。

标签:泰辰kpl
热度: 84 评论: 8
评论(8)
热度(84)
  1. 访旧半为鬼Claire 转载了此文字

所有产出勿转出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