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Claire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泰辰】春逝

现实向 OOC 慎点

一发完 勿上升真人


【1】

收到老帅的信息时,辰鬼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
当时他正顶着鸡窝头在和仿佛怎么也运行不起来的代码斗争,窗外地平线迎来了清晨的第一抹霞光,天边隐隐泛着白,驱散了弥久的黑暗。


平静了许久的群聊突然多了十几条消息,他看着头像上的红点,迟迟没有按下去。


老帅问:“下周我们几个退役选手准备聚聚,辰鬼,你来吗。”



【2】

把玩着已经关机黑屏的手机,辰鬼对着机窗呼出一口气。


飞机飞过云层,阴沉沉的天空压的人心上烦闷。厚厚的云层隔开了视线,望下去,整个人和飞机一起被裹在阴郁的空间中。
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回来。


窗上的雾气慢慢散去,辰鬼将头靠在椅背上轻笑出了声。


退役两年,偶尔他也会想想自己的当年。


他带着仙阁夺冠,却又看着它一步步走向解散。


无力挽回,他什么也做不了。


于是他只能陪到最后。




【3】

落地时正值中午,阴沉了一上午的天色终于散了雾。


辰鬼拿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正准备随便找家酒店住下,然而身后一声:“辰鬼”,他止了步。


竟然又是老帅,他笑着迎上去,刚想打招呼,却被老帅身边人一句“鬼哥”叫懵了。


他试探地问:“阿泰?”


那人拉下帽子,对着他笑出了酒窝。




【4】

坐在餐厅的辰鬼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。


明明上一秒他还在机场和老帅阿泰客气的叙旧,下一秒他就被阿泰以飞机餐太难吃的理由抓来陪吃。而老帅还偏偏和女友约了去逛街,辰鬼连吐槽他压根没坐飞机的时间都没有。


是的,所以现在的场景便是。


他看着,阿泰,一边吧嘚吧嘚说着自己当教练的经历,一边抱着碗吧唧吧唧吃个不停。


面前的人太久没得到他的回应,终于从碗里抬头,冲他不满的抗议。


辰鬼忍不住笑了:“啊,泰神强。”




【5】

回酒店的时候,天气终于转了晴,将近落日,几缕夏日的风吹散了些闷热。


辰鬼不知为何想起当年粉丝评价他和阿泰:“他们明明性格天南地北,在一起又很和谐。” “看起来好像不熟,都不主动提对方。”


当时辰鬼有时候会想,若是有一天他离开了这座城市,阿泰应该就是只存在于他好友列表的那类人。


连发节日的问候都会觉得怪异的那类。


辰鬼望向与自己并肩走回酒店的阿泰,那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夕阳刚刚落下,天边最后一道刺眼的光照在辰鬼眼中。


他突然记起,他对身边这人,那些莫名的情愫。




【6】

辰鬼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来规规矩矩,按部就班。


然而毕业后全都乱了套,考研失败后自说自话地留在上海,任性地去仙阁打比赛,还有就是,他自己都理解不了的,对阿泰的喜欢。


他想起一代宗师里宫二的告白:“喜欢人不犯法,但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。”


他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。


那些杂乱无章的感情,被他一直遗忘在心间某个角落里,却因这次见面,被一点点勾了出来。


可那又能怎样呢。


他依旧无能为力。




【7】

酒店的落地窗正对着马路,车来车往,依旧是那座不夜城。


这两年间,辰鬼没有回过上海。


这座城市的爱恨纷繁,被他离开时留在这里,他不知道怎么面对,所以选择不回来。


两年后回来他想,果然,他对这里,依旧没有丝毫归属感。


只是他觉得,是时候告别了。


阿泰送他回房间的时候,说完:“晚安。”却没有转身离开。


他等了一会,看着阿泰复杂的神色,笑了笑:“我去睡啦,老铁。”


他对没有未来的东西,不抱任何期待。


所以两年前阿泰对他若有似无的暗示他选择装作不知道,所以在泰辰cp最火的时候他选择无视,所以在每一次阿泰还没来得及出口的告白之前,他选择先拒绝。


如果心动可以控制的话,他甚至可能会选择将感情扼杀在摇篮。


啊,这么想想,他突然自嘲,自己好像还挺渣的呢。


随意开着的电视在放一首日文歌,屏幕上歌词一闪一闪地,印在他眼里:


“知道你与我的未来一定

不会再度交错,渐渐远离”


“让我伤心的却是,你是真心喜欢我”


女声低沉温柔,在房间里围绕。


像一种平静下的撕心裂肺,他突然有些想哭。




【8】

第二天他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,阳光从忘记拉上窗帘的窗口直直的照在他脸上。


他眯着眼睛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,上面孤零零的一条消息让他瞬间清醒。


“鬼哥,我在你门口,一起去吃饭吗?”来自阿泰。


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前。


他急忙回复道歉,对面却一直没有回应。


匆匆洗漱完拉开门,等在外面的人抬头看他,一脸了然:“你果然刚起床。”


他一时无言,半晌才憋出句话:“你在门口傻等着干嘛?我发你信息你怎么不回我?”


对面的人委屈地举起黑屏的手机:“我刚刚一直在外面玩手机等你,现在手机没电了。”


辰鬼被气笑了:“你就这么傻等着?不能去找老帅他们吗?”


阿泰愣了愣,委屈巴巴的:“他们都成双成对的,我一个单身狗去干嘛。”


辰鬼被堵的没话说,翻了个白眼关上门,问:“去哪?”




【9】

夏蝉阵阵,阳光照的地面泛起热潮。

辰鬼站在树荫下,两颊被晒的通红。


看着正在排队的阿泰,他一瞬间有回到当年的成都的错觉。


当年啊,他眯起眼睛抬头,阳光刺的眼睛生疼。当年的他,踌躇满志,总以为能陪着队伍再拿下一个冠军。当时啊,他以为他的未来是被他牢牢攥在手里的。


他将视线重新投到前面的人身上,当时的他,也以为他们还有很长一段当对手和朋友的时间。


现在想来,通通不过是笑话。


阿泰回来的时候,辰鬼仍在发呆,靠着树干安静乖顺,连头发都乖乖的贴在耳边。


两年没见,辰鬼依旧是干干净净的少年模样,脸上的婴儿肥腿去了些,衬得整个人越发清秀挺拔。


只是现在的辰鬼太安静了,除了互怼时有几分真实感,其余的时间,都让他觉得飘忽的抓不住。


仿佛同这两年间一样,只是脑中的幻影。


阿泰自认为不是一个恋旧的人,他凭着一股劲一往无前,想要的他一一要握在手里,过去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。


除了辰鬼。


他不知道要怎么办。




【10】

感情的伊始皆是猝不及防,阿泰将吃的递给辰鬼,看他吸着奶茶不由自主鼓起的两颊忍不住想戳一下。


其实有这样的想法很久了。


这人永远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,哪怕天塌下来也能自己慢慢消化。


若说阿泰的难过伴随着整个世界的轰然崩塌,辰鬼的悲伤便是一道道裂痕,表面微不可见,却难以根治。


抬起的手转了个弯后还是收回到自己的头顶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象征性的撸了撸头发。


太过喜欢而小心翼翼,反而显得生疏。


和两年前一样,一点长进都没有。




【11】

这两年里,阿泰常会想到辰鬼。


毕竟是自己的暗恋对象,时不时的,还以为他仍旧在自己身边。


还是一抬头,就在对手席上站着的那个意气风发的队长。


可惜不是。


也想过去找他,甚至幻想过在一起。但对方的态度太明显,而保持现状,显然是最理智的选择。


所以他捧着一颗真心,小心翼翼打探他的消息,小心翼翼暗恋,小心翼翼的想抓住他,却只能小心翼翼放手。


可他也会不甘心。他不想这样。


然而他又能怎样。


像一幕情景剧,只是另一位主角早早退演,他在台上的爱恨嗔痴,那些犹豫踌躇,那些安在心间的心思,便只是一个人的独角戏,唱的再好听,也传不到那人耳里。


感动不了任何人。




【12】

咖啡厅里三三两两坐着些客人,沉静寂然,只有几人在低声说话。


辰鬼很喜欢这样的氛围,安静的恰到好处,咖啡香伴着雾气缓缓升起,遮的他眼前雾蒙蒙的。


角落里阿泰正蹲在插头前等手机开机,察觉到辰鬼正望向他,猛地抬头。


于是他看到了一双在水汽后清亮的眼眸,难得的毫不遮掩的直接望向他。看着那双眼睛,阿泰几乎想脱口而出那句“喜欢”。


黑屏的手机这时突然亮了起来,他仓皇的低头,手机界面满屏的消息提醒,他却点开被新消息淹没的沉到底端的辰鬼的头像。


像之前的无数次那样,点开后什么都没做又退出去。


迎面便是老帅老四发来的调侃,阿泰烦躁的关掉微信,再抬头,辰鬼正盯着咖啡杯发呆。


这时阿泰想,如果他真的说出了“喜欢”,又会怎样?


坐到辰鬼身边的时候辰鬼对着他笑了笑,眉眼弯弯,好看的眼睛簇着光。


阿泰无意识的握紧手机。


他知道老帅组这个所谓的退役选手局是为了什么,也清楚辰鬼这次离开后也许不会回来了,辰鬼表面温温和和好好先生,实际上自己做的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,就像当年倔着不离开仙阁,就像当年头也不回离开上海。


连犹豫的时间都没给他,阿泰笑笑,也连生气的资格都不给他。




【13】

然后他们去了上海电竞中心。

准确说,是辰鬼被阿泰骗去了电竞中心。


被阿泰轻车熟路的带到当年仙阁的休息室,辰鬼一时有些哑然,不过索性过了两年,只有些所谓的近乡情怯,别的心思反而被挤了下去。


他蹲下身摸了摸沙发,突然转头:“啊,主办方这么抠的嘛。”说着指着沙发一角笑:“有次无痕偷偷把他儿子带来了休息室,这里被他儿子挠了一爪,竟然还破着。”


然后对着一块墙角又是止不住的笑:“说起来第一届kpl,我们都以为很快就会回家,商量好了要偷偷在墙上刻个名字,啊对就是这里,寒夜那个瓜皮偷偷刻了几道了,结果莫名其妙拿了冠军。”


说完倒在沙发上,笑的牙不见眼:“带我来这里干啥呀泰神。”


阿泰低下头攥紧钥匙,再抬头的时候辰鬼依旧笑着看他,阿泰直视着辰鬼的眼睛,突然开口:“鬼哥你,别走了。”


辰鬼愣了愣,摇头笑:“泰神你傻了吗。”说完起身准备出门。


走过阿泰身边被他一把扯住,阿泰低头喏喏的嘟囔。


辰鬼失笑,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打破这个暧昧的氛围,或者说像他习惯的那样,在阿泰还没有说下去的时候插科打诨糊弄过去,却被阿泰搂住,耳边是听起来莫名坚定的话:“我想你了,鬼哥。你别走了吧。”一下一下砸在他心上。


辰鬼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,没有回话。




【14】

走出场馆,阿泰倒是释然了。


总比被对方当场拒绝推开来的好,他想,他还能期待什么呢。


辰鬼看着身旁的人深吸一口气,整理好心情又对自己吧嘚吧嘚说话圆场的样子。


突然有些后悔。


来到和老帅约好的地方,七七八八坐了不少人,辰鬼找了个安静的角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
不一会却被小羽无痕拽住,辰鬼笑着问了他俩的近况,他俩还是改不掉的称呼,一口一个队长,终于被这种氛围感染,辰鬼多喝了几口酒。


借口去厕所时却在门外遇到另一个醉鬼,四爷见到他像是见到了救星,把阿泰往他肩上一塞就走。


边走边回头:“辰鬼,这个胖子交给你啦,我去找七杀了。”


稳了稳被当靠垫的肩膀,辰鬼吐槽:“该减肥了老铁,你又胖了。”


醉醺醺的胖子终于张牙舞爪的抬头瞪他:“你才胖。”


辰鬼轻笑,倒没有再怼回去,任由肩上的人揽着他的腰,头埋在他肩窝里呼吸沉沉。


隔了很久很久,肩上的人声音闷闷的:“其实你走了也没关系,我没有很喜欢你。”


辰鬼失笑,应了句:“嗯。”


身上的人突然激动起来:“你看我两年没去找你,也过得好好的。”


“所以你还回来做什么,我一个人在上海不要太开心哦。”


“谁管你哦,老子一点都不喜欢你。”


“自说自话就走了。”


“去你妈的保持现状。”


辰鬼哑然,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安静的站着聆听来自泰神的愤怒。


然后阿泰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往他身上靠了靠,腰上的手也揽的更紧了些:“你瘦了鬼哥。”


“和我在一起吧,我把你养的胖胖的。”


辰鬼沉默良久,最后轻轻回抱住阿泰:“好呀胖子。”





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,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,所有失去的,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。

——约翰.肖尔斯 


*标题取自拜伦《春逝》

*歌词来自柴田淳《梦》

标签:泰辰kpl
热度: 156 评论: 24
评论(24)
热度(156)
  1. s神木木木Clair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访旧半为鬼Claire 转载了此文字

所有产出勿转出lofter